2010年6月2日 星期三

[留陸軼事] 洗澡

囧星人小學沒畢業就去了大陸,後來入讀一所市內頗有名的學校,名叫深圳大學師範學院附屬中學,因為它管理出了名的嚴格,學生私底下都叫它附屬監獄
它的外觀也的確滿像監獄的,宿舍為了防止學生脫逃(?)甚至設置了鐵窗,走廊和校庭內的角落都有監視器 24 小時監控。

我一直覺得,那些只穿內褲在走廊晃蕩的女同學們的態度很超然,她們表示,反正監視器只能錄到黑白的怕什麼,我不太明白這句話的含義,意思是說內褲顏色沒差所以被看見也沒什麼好羞恥的嗎?……那相對來說,穿黑內褲或白內褲的不就很吃虧?

算了,撇下內褲不談,總之因為那些監視器的緣故,只要跨越宿舍門檻的界限,我一定全身包緊緊出門。不少保守派人士做法如我,於是在宿舍走廊,就經常出現一身從領結到皮鞋著裝完整和另外一個透明睡衣配人字拖,兩個彷若身處不同時空的人若無其事談話的違和景象。
每間宿舍住 8 人,宿舍內配 8 張床、8 個置物櫃(是的沒有桌子)和 2 間廁所、2 個水龍頭。每層樓 12 間,走廊最底處有沖涼房,沖涼房內分 4 個隔間,只有傍晚五點半至七點的時段才開放。
換句話說,一個半小時內 96 人要洗完澡,每個隔間只供每個人洗 3.75 分鐘(比當兵還猛了這速度)。
──而現實中,當然不可能有這麼公平的事,一旦搶到洗澡的機會,愛漂亮的少女們都嘛盡情大洗特洗。這時候就慶幸,隔間門板的高度只到肩膀是有道理的!洗澡洗得沒完沒了的人,馬上被門外的殺人視線圍剿,不得不適可而止。
不過學生們彼此監督也無法徹底解決沖涼房短缺問題,所以如何搶到好位置排隊就變成主要競爭。我們前日晚上開搶,在隔間門前放置各自的水桶或盆子以示此位已佔,無奈澡間實在太狹窄,頂多放到第 3、4 人,後來逐漸進化為杯子、沐浴乳等小型器具排排站,一間可排十幾位。
某日,某女放一條牙膏排隊,移動間被踢飛沒發現,結果她就被人插隊了,當場引起爭執,接著更引發班級之間的集體吵架。經此事件後,樓友一致達成協議,使用漱口杯排隊。結果第 2 日竟出現一口奇大無比的鐵盆佔了大部分的位置,眾人憤怒,將物主托出,此女哽咽道,她就是用這玩意漱口的。
眾人無奈,建議她用沐浴乳代替,此女竟也無沐浴乳,洗澡用家當只有一塊肥皂。考慮到一塊肥皂放在澡間的地上無異於凶器,只好破例讓其他同學幫她排隊。
自排隊制度有不成文規範後,我就沒在沖涼房洗澡了,一方面總覺得漱口杯放在地上,被人家腳丫子踢了幾下都不知道,不甚衛生;一方面是跟人搶實在傷感情,沒見級裡面好幾個結了梁子的都是沖涼房惹出來的嗎。
我每天從沖涼房門口的水龍頭提一桶熱水回來,關在自己宿舍內的廁所洗,此法既不用排隊又兼顧衛生,並因為廁所門板比較高,總算可避免洗澡時大眼瞪小眼的尷尬。唯有一缺點,就是馬步要站得穩,否則一時忘情一隻腳踩進蹲式馬桶裡,那可就非常的悲劇了。
光是洗澡時內褲內衣不小心掉進馬桶的,我們宿舍就有好幾例。過多年後的此時我仍擺脫不掉心理陰影,洗澡時不敢任意移動雙腳……
回廁所洗澡還有一需要注意,就是熱水有限量供應,不是要有盡有,若是大冷天,沒排到隊又沒取回熱水又堅持要洗澡,這時候只能來個歡樂的冷水浴(獄)了。每逢冬,宿舍深處頻傳淒厲的尖叫聲乃正常現象,幾分鐘後,就會看見臉色慘白、嘴唇發紫的同學幽幽地走出來,飄著一抹清爽的洗髮精香味。

1 則留言:

  1. 洗澡對女生而言真的是重要又舒服的享受 TDT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