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7日 星期三

るいは智を呼ぶ - 皆元るい線

本來是想只寫花鶏,不過因為 6 條路線是相輔相成的,花鶏線和謎題沾邊的部份最弱,卻有著過渡和帶入的重要性,索性按照解謎順序把各人都寫寫。而且我發現るい線中女王說的話好像更爆笑....XD"



事情的開端是從智收到死去母親的來信開始,信上要求智去尋找皆元信悟這個人,可是他卻已死去,無奈,智找到了他留下的女兒るい,她居然離家出走並棲居在舊大樓中。るい很討厭多年來棄母親和自己於不顧的父親,不願回答智的詢問。就在這時大樓突然失火,るい拉著智逃生,像特技飛人一樣地跳到另一棟大樓屋頂上,本以為可以鬆口氣了,眼前卻出現一名騎著摩托車的黑衣騎士向她們襲來…。

黑衣騎士取下頭盔露出白皙漂亮的臉,嚇了るい和智一跳,智以為那是都市傳說中的人物,私下稱她為「有著公主臉蛋的黑王子」。後來雖然靠著るい的蠻力逃過一劫,某日她們再次在街上相遇了,這次騎士穿著名門女校的校服。她的名字是花城花鶏,日俄混血的高二生,因懷疑るい偷了她的東西而追擊過來,無論るい如何辯解都不相信,當下吵起來,在智的一番協調後才達成共識,回憶起那時路過街上的雙馬尾小女孩才是最大嫌疑人…好死不死,雙馬尾蘿莉こより在這時穿著滑輪鞋經過,兩個剛才為止還在吵架的傢伙二話不說追上去,差點聯合把她殺掉… w 還未把話問清楚,意外從廢棄公寓樓頂墜落的智和るい摔在兩個黑衣男子身上,碰巧救了逃亡中的伊代和茜子。

智的雙親都已逝去,為隱藏自己的性別,遠離親戚獨居著。
るい不願和爭奪財產的親戚生活,獨自從叔父家逃了出來。
花鶏丟失了重要的東西,正感到倉皇失措。
こより和家人關係逐漸疏遠,正在尋找小時候許下的未婚夫。
茜子因父親生前十分不檢點而跟黑幫結下梁子,陷入流離失所。
不能說出名字的伊代,孤身一人地活著。

她們身上都擁有同樣的印記,知道自己受著詛咒,雖然因此而獲得力量,可是如果觸犯了禁忌,死神就會降臨。那個死神看不見摸不著,像是有團黑暗的空氣接近、壓迫,令觸犯禁忌的人恐懼無比,在周圍莫名其妙發生一堆意外致人於死地。(有點像某部好萊塢片子)


皆元るい 線

るい從小就討厭和人勾小指,也不答應人任何事,無法交朋友過得很孤單. 在被智撿回家後,就像是找到飼主了一樣黏著她不放,睡覺時還把他當成抱枕 w 真是辛苦了我們的主人公. 因為詛咒是「不能對未來做承諾」,可以說非常容易被打破,即使不小心做了微不足道的約定之類...她觸犯的那次是因為說了「明天一天都要陪著智」,在那瞬間,房裡的鏡子立刻碎裂. 死神沒有立刻來,而是後來在他們和記者三宅在外面的店內時出現了. 巨大的黑色幻象不斷迫近,智拉著るい逃亡穿過多條馬路,可是仍然感到死神在跟隨.最後るい使出怪力甩開智

「已經夠了,謝謝你,智,但是...那傢伙的目標是我」

(這時候兩人還是女子同士的關係,但是,るい已經愛上智了 w)
るい跑向平交道時,BGM出現的一首歌

很恐怖的日本童謠,把氣氛搞到超恐怖 orz 歌詞如下:
かごめかごめ
籠の中の鳥は
いついつ出やる
夜明けの晩に
鶴と亀が滑った
後ろの正面だあれ?


有興趣的可以去考據一下,這首歌出現在本遊戲中起碼 4 條路線. 似乎是日本戰亂時代糧食不足用來選犧牲品的儀式,方法是讓小孩圍成一圈,然後儈子手在中間,唱到最後一句時,在他身後的小孩必須死.
至於為何要選這首歌作 BGM,原因不明,總之大家只要知道那時的氣氛很毛就是.
看見列車朝るい急駛而來,智不斷地在內心吶喊,無論如何都要救るい,這時其實"編織未來"的能力已發動(但他本人不知情),るい得救了,之後再也沒有被死神追擊. 兩人都覺得不可思議,反正沒死就好.
問題是接下來,智也實在太不謹慎,洗澡時被るい看光光 XDDD るい,早就喜歡上智的緣故(還擔憂自己是不是被花鶏的 LES 病毒傳染),反而因此放心和他告白... orz 智觸犯到詛咒,然而最後也沒死,應該也是能力發動之故. 這個能力簡直是作弊阿!


慘的在後面,後來決戰前住在花鶏家,半夜的"過程"被毒舌蘿莉茜子看到,茜子不知是裝傻還是沒看清楚,第二天大肆對同盟的其他人宣揚:"那兩個人,脫光光摩擦著OO"還補充"智是攻,るい是受" 每個人聽說後都囧了,るい害羞得無地自容.
百合女王不知在興奮個什麼 wwww 明明本來是水火不容的存在,突然對るい好感倍增!?
「從今開始不叫妳皆元,要叫你"るい醬",兼具巨乳和受屬性的夢幻百合戰士就此誕生!!

吶,下次跟我來ぬるぬる嗎? 智也一起來喲~」


被るい和智所搭救後,感動得想和她們玩3P(炸)




女王讓人噴的對白實在是太多了 w
和るい吵架的部份也很好笑




「全部的胸部都是我的!!」

這裡是るい說"就算自己有那種傾向也絕對不會選花鶏",女王說"那誰 OK?" るい立刻回答"比如說...智" (爆)


再來說說るい的結局,入手了父親遺留的手記,知道原來他一直為了破除女兒的詛咒潛心於研究,るい不禁為自己多年來恨著父親感到愧疚,錯以為自己一直是孤獨的,其實直到現在,父母的在天之靈仍然守護著她也說不定. 可以說是感人的家族結局吧.


因為是強制的第一條路線,等於什麼都沒解決,六人保留著詛咒,智也仍舊不能對外公開性別,因此兩人是以レズ的形態生活著. るい為表示決心,當眾和智接吻,百合女王被他們氣到
「居然拋下我這個百合專業的,擅自結成一對!」

什麼是百合專業阿,喂 wwwwwwwwwwwwww

其他人的感想--
茜子:"請務必讓我再拜見兩位摩擦的模樣"
伊代:"我還是快找個男人比較好"
こより:"我也要努力!"

最欲哭無淚的應該是主人公了,堂堂男人被當成レズ,不過るい也樂在其中的樣子(?) 果然,女裝遊戲的攻略對象每個都是有百合魂的 (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